<em id="bljhv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ljhv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工會信息 >> 基層快報 >> 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記朱雪芹職工法律援助創新工作室

                    5年“零投訴”“零爭議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田律師,公司在蘇州和普陀區兩地同時提請勞動仲裁,我是繼續堅持恢復和公司的勞動關系,還是接受調解比較好?調解的話怎樣才能爭取更多利益?”近日,白女士如約趕到“朱雪芹職工法律援助工作室”,再次向律師田德強求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白女士小腹微隆,已懷孕4個多月。去年4月,她入職某信息科技公司,6個月試用期后,公司以其績效未達標,要求延長試用期1個月,并和她簽署“績效改進計劃”,期間,白女士發現自己懷孕,在告知公司3天后卻被辭退。迷茫中,她向朱雪芹工作室求助,在田律師的幫助下,該案件經普陀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一審裁決,白女士要求恢復勞動關系的主張獲得支持。不料,前不久,公司不服一審裁決,再次提起二審仲裁……田律師在為白女士仔細分析、權衡利弊后,提供了專業建議和應對策略,并表示可以代她出面處理案件,讓這位準媽媽吃了顆定心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有工會法援律師做后盾,我不用瞎折騰,也不再焦慮了。”白女士說,受到她一審仲裁勝訴的鼓勵,好幾個同事都和公司據理力爭,多拿了一個月的工資呢。她感激工會娘家人“雪中送炭”,在她無助時伸出援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像白女士這樣的案例,在朱雪芹職工法律援助工作室里不勝枚舉。工作室成立5年來以來,接待來電來訪法律咨詢4894件,10747人次,其中外來務工人員3738件、9402人次,3人以上群體性爭議248件、5626人次。提供代書、參與調解協商、代理仲裁訴訟3435件。截至目前,工作室已結案3301件、共挽回經濟損失7100萬余元,接待援助工作真正做到了“零投訴”、“零爭議”,這也為工作室贏得了無數聲譽,2018年工作室榮獲“普陀區社會主義法治文化品牌陣地”稱號,2019年獲“普陀區職工群眾最滿意項目”,2020年獲上海市勞模創新工作室稱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創新不止維權更精準

                    全國勞模、上海首位農民工全國人大代表、市總工會兼職副主席、快樂集團上海企業發展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、工會主席……朱雪芹的身上有許多職務和榮譽,而最出名的是以她名字命名的職工法律援助工作室,不少職工都知曉 “有困難,找雪芹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2008年,剛當上人大代表時,我經常跑普陀區信訪窗口,聽取社情民意。”從完善農民工社會保障制度、完善職工帶薪休假制度,到呼吁惡意欠薪納入刑法制度、關于維護勞務派遣工的合法權益等建議,朱雪芹的很多議案,“靈感”都來自民意。那時,她就深深感到,代表履職靠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只有搭建平臺,集合更多社會資源,才可能為職工、農民工做更多事情。于是,在普陀區總工會的支持下,朱雪芹緊挨著信訪窗口,在當時的“西宮”開了個勞模工作室,專門幫助農民工維權,久而久之,口碑相傳,慕名而來的人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4月,“朱雪芹職工法律援助工作室”成立,并把接待窗口搬到普陀區勞動人事仲裁院一樓大廳,從此扎根在職工維權的最前線,以線上+線下形式為廣大職工和農民工提供零門檻服務。朱雪芹也實現了從一個人奔走到帶領一群人為職工“鼓與呼”的轉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工作室和3家律所合作,簽約多名專職律師,配強法援工作人員,為包括農民工在內的廣大職工提供法律咨詢、代寫文書、參與協商、調解、代理仲裁、訴訟等法律援助服務,力爭做到“應援盡援”。同時,在線上開辟“雪芹說法”專欄,以案說法,涉及勞動報酬、勞動合同解除、女職工保護等熱點問題,還開通“法律援助”線上申請通道。去年疫情前期,工作室雖然暫停現場接待,卻始終活躍在“云端”:專人值守熱線為職工免費答疑解惑,并開通“法律咨詢服務微信群”,3000多人入群學習“法律微課堂”公益講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作為人大代表,我希望自己能履行好職責,發揮好‘民生代言人’的作用;作為工作室領銜人,我更想通過我們的服務讓職工們感受到工會娘家人就在身邊,為他們提供一站式免費法律援助服務,讓他們少走彎路,科學、理性、精準地維權。”朱雪芹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打造“雪芹維權”升級版,她帶領團隊深入普陀區各街鎮、園區走訪調研,推出“1+1+10+X”實體工作網絡——打造“1室”,即朱雪芹職工法援工作室;依托“1中心”,對接職工法律援助中心,為工作室提供后臺支撐;構建“10站點”,即以10個街鎮總工會為主體建設職工法律援助站點;還設置“X站點”,在有需求的園區和樓宇布點建設援助站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不斷提升職工法援品牌的效應和輻射力?朱雪芹帶領團隊走出去,定期與專家、律所聯手,對街鎮、園區、企業工會開展普法宣傳教育。今年,工作室還將出版一本《5周年維權案例集》,用職工通俗易懂的語言,教他們學法用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敢打硬仗為困難職工發聲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誰動了我的奶粉錢”(李某某生育津貼差額案),獲全國依法維護婦女兒童權益十大案例;“殘疾職工權益兩次受損 工會法援維權兩度成功”獲上海工會維護職工權益十佳案例;“孕期女職工的請假審批應從寬處理”獲上海工會維護職工權益優秀案例……相比一般的職工維權案例,朱雪芹工作室面對的大多是農民工和困難職工,每一次成功維權,往往要付出更多的心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來咨詢的人中,有不少是農民工,有的連公司名字都說不清楚,更拿不出勞動合同。這種情況下,光收集證據證明他們和企業的勞動關系就非常困難。”律師馬怡坤說,咨詢熱點集中在未簽勞動合同、合同解除/終止、拖欠工資、不繳社保、工傷待遇等。近年來,隨著互聯網經濟的狂飆突進,出現大量平臺用工、靈活用工的勞權糾紛,案情錯綜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有個快遞員干了幾個月發生工傷,來尋求法律援助,他啥也提供不了,甚至不知道用工單位是誰,唯一的證據是手機接到過一筆平臺方的打款,我們順藤摸瓜,發現他服務的平臺,不是真正的雇主,平臺將物流業務轉包給了寧波某私企。光定位幕后老板,我們就花了一兩年時間。前不久剛幫他認定了勞動關系,接下來還要幫快遞員追討工傷賠償,這又將是一場硬仗!”馬律師說,現如今,快遞員下個軟件,就能接單,計件拿錢,沒有簽訂勞動合同的意識。建筑工都是老鄉介紹接的活,也沒有勞動合同的概念,一旦發生欠薪、工傷,往往非常被動。雖然接手的案子都是難啃的硬骨頭,但是馬律師覺得這里很鍛煉人,成長飛快。大學畢業后他就來工作室歷練,在工作室待了半年,忙碌的時候,一天接待十幾波人。每每碰到棘手案例,他會向資深的律師請教,還把勞權爭議的新動向帶回律所,和同事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職工法律援助是門藝術,光有滿腹的法律知識和一腔熱忱還不行,需要不斷創新方法,比如推動街鎮工會與各部門建立勞動爭議聯合調處工作制度,共同化解勞動爭議。”朱雪芹說,工作室希望打造一個富有工會特色的維權品牌,真正做到解民憂暖民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來源:勞動報  作者:王慧  
                  [關閉窗口]
                  午夜免费啪视频观看视频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久伴网